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妻子与损友
妻子与损友
98年是一个令我终生难忘的年份,开春后我因为工作需要,频繁出差和学习。和妻子感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在性的方面毕竟是由于时间长了,渐渐的也淡漠下来,加上我经常的出外忙业务,对她的关心也渐渐的少了起来,特别是在忙了一天后,常常一上床就呼噜大睡,顾不上她的一些温柔举动了,就是在偶尔的一、两次中,我也是仓促上阵,快速下马。

  日子一天天的这样过下去,平淡而又匆忙,我大大咧咧的惯了,也没注意到妻子的一些变化,很细小的变化,就是注意了,也没往哪里多想,总之,她这段时间比较的爱洗澡,爱上街添置新衣服,有时我出差回来,家里一看就是几天没生火了,干净的叫人感觉不象是家。

  九月份中旬的一天(具体日期我记不清了),我坐在从北京回家的航班上,一路上一边和随行的同事开着玩笑,一边想着如何给妻子一个小小的惊喜:就在动身回家的前一天夜里,妻子在电话里问我的归期,我装着无奈的对她说可能还要3、4天才能回家,所以妻子绝对不会想到我今天回家。

  想起出差时妻子每天电话里的爱意和关心,我心里一阵温暖。

  单位里的车把我从机场送到家门口就离去了,我回家一看,家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人,我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还早,于是我设想了所有的可能:她在娘家;要么在单位加班;或者和朋友出去玩了;或者……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脑海里…………我摇了摇头,把这种猜疑甩了出去,妻子身边向来都不乏追艳一族,要出轨也不会等到现在,何况妻子是那么的贤淑可爱,平时待人接物都落落大方,根本就不存在这种可能。

  猜疑往往会毁了一个幸福的家庭,更何况曾相约白头偕老,我心中暗暗自警。心里重新赋予妻子信任后,还是想给她一个惊喜,所以并没有打电话催她回家,也没有开灯,而是走进书房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

  时间好象过去了好久,还没见老婆回家,我急了,可一看时间我又不禁哑然失笑:才过了半个小时,看来等人的时间确实难熬。

  我也不躺了,站起身走到窗前看楼下的情形,盼望看到妻子那迷人的身影,想着、盼着……一股久违的激情油然升起,仿佛我又穿越时空,回到了当初热恋时分。

  在遐想中十多分钟很快过去了,还是没看见老婆出现在小区道路拐角,倒是让我注意起楼下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他站在不远的暗处好象在等人。

  闲得无聊,我开始兴致勃勃的观察起来。

  是谁呢……看不清楚。

  帅哥……还是丑汉……无法预料。

  ……不过我敢肯定两点:

  一、他在等人。

  二、我回来时绝对没看见他。

  正在无聊的琢磨他时,我看到他从暗处走了出来,好象是他迎向什么人,借助路灯的光线,我舒了口气,终于看见他的面目,原来是我的一个死党,他老婆还是我老婆的好友呢。

  这家伙就喜欢到处拈花惹草,这习惯结婚后也没改变,其实他老婆相貌也不错,虽然没有我妻子漂亮,也是中上之姿,身材也不错,凹凸分明。

  我暗笑,心想这家伙老婆怀着孩子,八成是精力无处发泄,自己跑出来在外面打野食,大概这回又是看上小区里的哪位姑娘了吧。

  顺着他视线的方向,我想看看那女孩的摸样,却惊讶的看到妻子出现在视线中,一件鹅黄色的束腰连衣裙把1。64M、86、65、88的身材衬托的十分诱人,披肩长发使她那瓜子脸显得分外清秀,只身一人,孩子大概又放在外婆家了(她娘家有保姆),不过我马上就释然了,因为我还有他妻子的关系,我妻子和他也是朋友,他的行为也是正常反应:在等人时,看到熟人,于是上前打招呼。

  不料我却看到截然不同的反应:他们两人明明都看到了对方,我老婆好象根本不认识他,径自走进楼道,而我朋友也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视线紧随着我妻子的身影,仍旧站在楼下,只是不时抬头看我家???

  难道……那种不详的预感又浮上脑海???

  书房有窗帘,又是关着灯,所以我不但心他看见我。我摔摔头,把疑惑暂时放在脑后:我听见了妻子上楼的声音。

  当时房子装修时,我们为了隐秘,将主卧室和旁边一间卧室打通,将那卧室作书房,从客厅进卧室必须先经过书房,而且客厅处也少了一道门,又为了不影响休息,我们把两个房间除了留出几个错落的工艺品位置外重新用木板做衣橱及电视机柜隔断并开门,并且在书房隔出了一个小储藏室。

  (此处缺整套住宅示意图,本来想让各位大大有个直观的了解,可兄弟我愚笨,没有解决如何将图附贴的问题,只有以后再弥补这个遗憾。)现在的我就在储藏室中,门上有一些百叶,叶片向下,从里面能看见外面的大门和客厅的大部分,而外面除非趴在门外望上看才能看见储藏室的上半部分。

  透过门上的百叶,我看见老婆开灯换鞋走进客厅,没有听见锁门声,应该是老婆没有锁门只是把它虚掩着,我正纳闷想出来时,却忽然听见一个人推开虚掩的门进来又随即关上门。

  那人走入了客厅,我仔细一看,是个男人,居然就是刚才在楼下的我那个朋友,我隐约听见他在轻声说话:「怎么这么长时间?我都在下面等了半个多钟头了。」「你打电话时我不是说在给儿子洗澡,总不能说走就走。」也许是刚才的一幕给我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并没有急着出来,而是仍旧躲着不动,反正她现在不会来看这个储藏室,更何况我把鞋子也穿了进来,根本不用担心会给他们发现。

  客厅里的两人突然没了声音,那小子一把将我老婆搂在怀里,一边亲着嘴,一边将手在我妻子丰满的乳房上面抓捏着,隐约听到「啧、啧」的亲嘴声和喘气声。

  顿时我的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突然想冲出去狠揍奸夫淫妇(我读书时候常打架)。

  朋友???

  妻子???

  我的心情如同打破的瓷器。

  支离破碎。

  永不复原。

  遗憾……可同时一种异常的兴奋也油然而起,我最终狠下心看事态的发展,想从中搞清楚事情的起因。

  过了一会儿两人分开了,我老婆朝书房走了进来,虽然我知道外面看不到里面,但还是下意识蹲下了身体。

  妻子开了灯,旋即进了卧室,接着传来卧室的开灯声、拉窗帘声,接着听到客厅「啪」的关灯声,那小子也进了书房并且关上了门,我看见透进来的书房灯光也灭了,他直接进了卧室而且关上了门……因为书房和卧室间的工艺品架是贯通的,所以我清楚听见他们嬉笑打闹的声音,我听见那小子要和我妻子先那个一下,妻子坚持先洗个澡,最终两人进了浴室传来沐浴的声音,没多久,就听见他们上了床并关了灯。

  我按耐不住刺激,偷偷打开储藏室的门,脱下鞋轻手轻脚来到工艺品架旁,往卧室望去……因为我的眼睛一直处在储藏室的黑暗中,所以卧室和书房的一片漆黑并没有完全剥夺我的视力。

  我隐约看到那小子和我妻子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妻子身下还垫着块大浴巾(我妻子做爱时喜欢在身下垫块浴巾,免得有时太兴奋而搞得床上黏黏糊糊的不舒服),那小子一边和她亲嘴,一边在她丰满的身体上乱摸……过了会儿,我听见他让我妻子含他的那个东西,让我略为安慰的是不管他怎么哄,妻子仍不肯亲他那儿。

  他见游说无效也放弃了努力,只见他支起身压在她身上,而她也支起双腿配合他,只听见妻子轻轻发出「嗯」的一声,我知道他那东西已经捅进了阴道,这家伙急色鬼似的越插越快,才20多下就伏身不动了……不一会儿,妻子拧亮了床灯,我赶忙低下脑袋,只听见卧室里响起「悉悉梭梭」的面巾纸檫下身的声音,妻子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想要睡了,你回去吧。」我吓了一跳,刚想爬回储藏室,听到我「朋友」回答:「平时我找你,你总是推脱不方便,今天刚搞了一回还没尽兴你就要我回去啊,反正今天你老公又不回来,而且我今天和家里说过不回去了,你让我露宿街头啊?」

  我妻子「哧」的笑了声:「我明天还要上班,前几次你在我这儿过夜,结果我没一夜睡得安稳。再说我毕竟是有家庭的,我也不想改变目前的生活,如果不是那次稀里糊涂被你玩了,我也不会同意和你保持这种关系。回去好吗?」

  他也笑了:「每次做爱时你都很配合,说明你也乐意,不是吗?我就喜欢你这种温柔顺从的性格,妈的……(不好意思,略去我的名字)到底积了什么德,居然讨到你这样漂亮丰满的老婆。」卧室里沉默了会儿,灯灭了。

  「别咒我老公,他挺不错,只不过交错了你这样的损友。」「什么呀,你老公没准正楼着哪个『鸡‘在睡呢。」「不可能,他和他单位里的人一起去的。老实说,你是不是叫过『鸡‘?」「没有,我从不找『鸡‘。」(实际上这家伙平时经常找「鸡」,现在居然装圣人,TMD)「老实告诉你,你如果叫过『鸡’就别再碰我,我可不想染那种病。」「我发誓……」

  卧室里两人嬉闹着……随着事情的明朗化,我的头脑却异常冷静起来。

  从他们的对话里得知,他们之间这种关系应该不会很久,是什么时候呢(我至今仍未最终证实)?

  回想起过去一段时间,应该是过年后,那时我妻子产后的体形已完全恢复,根本看不出她已生过孩子,相反比以前还多了种成熟的韵味,可能是三月份,因为当时我这死党老往我这儿凑,有时一周里往我家跑5、6回,不过三月份我没出差,好象又不大可能。

  最有可能是在五月初,他在我出差时经常打电话给我,估计就是摸我的行程安排,而且当时我妻子正给孩子断奶,有一周时间孩子放在妻子娘家不见面,那时我也正好在南京。

  没错,我想起来我从南京回来的当晚,他也过来串门,看见我在家时好象有那么点失望的感觉,而且当时我妻子看见他似乎也有点异样。

  从六月底后,我连这次共出差了三次,累计20多天,这家伙只打了2个电话来,估计这时候他应该已经得手,才不需要每次都从我这儿打探行程(这家伙老婆在家,酒店开房——估计可能性不大,应该每次或大多数就是在我这里苟合的,操他妈的,一想就来气)。

  正想着,卧室里又传来一阵阵动静,我偷偷探头一看,只见两人又在被窝里翻滚起来。(我忘了说明了,我家在夏天睡觉时开足空调,所以也盖薄被。)只听见我这损友又在怂恿我妻子吞他那「棍棍」,而妻子坚决不同意,(其实我老婆的口技不错,很柔很爽,不过每次前提是我洗干净才行,而且决不吞精。)这家伙无奈下只好直奔主题……一会儿是传统姿势,一会儿是侧后位,他急促的呼吸声和妻子的轻声呻吟不断刺激着我的大脑,肉棍抽插时发出的液体声和肉体的碰撞声清晰可闻,期间还间或夹杂着妻子被他突然的深入而不与自主发出「啊」的吃痛声。

  不一会儿,妻子就到了高潮,可能刚才射过一回的缘故,这次这家伙十分持久,后来大概累了,他坐了起来,要我妻子用女上位,被子也滑落一旁,妻子和他相拥用女坐上位套弄起来,过了一会儿又要用狗爬式……突然这家伙好象检到了宝:

  「哦,哦,你下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紧,一下一下好象在用嘴吸我?」「舒服吗?」

  「舒服,舒服,别停下,哦……」

  说实话,我妻子的阴道绝对是个『名器‘,里面层层叠叠的,一夹吸,好象无数张小嘴在舔,而且不管干多久,她那阴道口都会很快闭合上。

  白便宜了这小子,在妻子的「杀手锏」下这小子没坚持多久就射精了,这次他累的够呛,整个软倒在我妻子背上把她也压倒在床上,许久,这小子才从我妻子身上下来躺在一边,估计这家伙这次的精液射的并不多,妻子可能累极了,居然也不擦拭一下,翻过身一把抓过被子盖在身上就睡了。

  眼前的一切已经是事实,这种事有过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曾想到离婚,看看依旧温顺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再想想可怕的舆论,我退缩了。

  说实话我对这种事并不是看的很重,何况我也可借机尝试更多MM,我气恼的是他们不该背着我偷情,也许换个陌生人我会容易接受些,不过也许那时我也无法忍受,天才知道。

  我经过衡量后决定不打算捅出去,而是接受这个现状,只要他们不要外面不要搞得太过张扬。

  从平时的感觉看,妻子毕竟还爱着我,何况我也不是完人,自我解嘲扯平了事。

  看来妻子确实不能太漂亮,否则就算她没这个心,别人也总会找到机会,真是真理。

  还有个奇怪的现象我迷惑不解,我居然发现我偷看时十分兴奋,这种感觉刺激程度前所未有,等卧室里传来鼾声后,我小弟弟怒涨的简直再也无法忍受,于是偷偷跑出家门,已经半夜2点多了,没办法,连如他们所说找一家美容发廊叫了个「鸡」一泄了事(当然带套)都办不到。

  不过经凉凉的夜风一吹,我高涨的情欲自然也消退到可以控制的程度,但一想到那个家伙可以不用带套就肆意玩弄良家妇女,而我却无奈街头流浪,我就恨的咬牙切齿:总有一天,我也要把你老婆玩了。

  (可以欣慰的是两年后的一个夏天,我终于达成了心愿,他并不知情,不过这是后话,这里就暂且不提了。)我在宾馆过了半夜,眯眯糊糊中想了回儿,终于沉睡,一夜噩梦。

  【完】